關於部落格

圖文合作請來信:Littking@gmail.com













  • 26222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出發之前

忘記從哪時候開始,對於西藏有一種很陌名的嚮往。世界地圖上那是中國西邊偏西南的地帶,遠離大海數千公里的土地,但擁有不亞於海洋的湛藍天空,白雲則是靜止的浪花。純粹論美景,西藏就是幅靜止的畫,生命來自於四季更迭著不同的主題,那「遼闊」是不變的基色。而你知道這幅畫的靈魂來自於什麼嗎?是藏民虔誠對於佛教的信仰,走在那片除了雪山、黃沙、湖水分布的土地上,藏民的笑容很靦腆,卻很真實,三不五時你會看見轉山、轉湖的藏族人民,還有新舊不一的五色經幡,在風裡盪漾色彩,閉目去聽,他們相信的念佛聲音,被風遠遠的吹上了天際,於是天空不只是藍色,還很繽紛...


那天,我翻閱著網路上的相片,在腦中想像如何置身於羊卓雍厝聖湖邊上,在所謂最美的水旁,看湖光山色還有廣闊的天然牧場;想像如何混在人群中學當地人朝著相同的方向雙膝跪下、匍匐貼地,起身拍去身上的泥土;想像在崗仁波齊腳下刻苦的繞上一圈,用最單一的方向,去釐清一些瑣碎、無謂的雜念...而這一切,都還只是想像。

向同事借了內陸版的西藏自助旅遊書,簡體的文字清清楚楚的載明了任何可以通往西藏拉薩的交通方式,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驢友」這一個詞,大陸背包客的統稱。那一陣子我的確每天都得看上許多驢友們的心得分享,而西藏如此廣闊的土地上,所有的移動若是沒有包一台車,而只選擇鐵路進藏,勢必會錯失許多風景,甚至只是在鐵道上急駛而過,連一眼定格的畫面都是奢求。

「我想去西藏」第一次聽你說,你說你也想去轉山。
但我始終沒有問過原因...而那似乎卻是個引子,導引我前往邊境的一句話。


『我想在30歲前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而那個地方原本的設定就是西藏,卻陰錯陽差的去了雲南,雖然那是臨近的兩個省份,但從滇藏公路邊界的開始進到拉薩,則要4.5天的時間,幾千公里的距離還不是最大的挑戰,而是那始終修不好的公路,顛簸的會讓人想要一路選擇步行。


我想那個轉折,竟然是你突然安排的一趟旅行,開啟了我對雲南的興趣,這一個轉折也發生在我終於認清一個事實,就是除非離職,否則壓根沒有那麼長的時間夠我在西藏走遍所有的聖湖,繞一圈聖山,在西藏宗教的代表性建築前恭敬的瞻仰。

「在洱海邊發呆是件很美好的事情...」明信片上我的目光還停留在這句話上,翻轉過去則是一幅金黃色湖水的畫面,垂枝扁舟拍成了剪影,在波光粼粼的光點上,似乎可以感受他們緩緩的擺動,那是大理,一個我在金庸小說中認識的地方,『我也想在那樣的地方發呆』是當下我唯一的結論。

大理段氏,在天龍八部裡的主要角色,故事就發生在這。昆明、大理、麗江,三個雲南主要的城市,是團體旅遊會走的黃金三角,看麗江印象那抽象到極致的表演,還是行程中主打的項目之一。網路上除了這些芭樂景點之外,竟被另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所吸引「雨崩」,為山林環繞、公路不通、與世隔絕等等用來形容桃花園的詞彙都給套上了。

圖片裡,那是一片平緩的綠地,傳統的藏族木造房子,三三兩兩散落著,這是下雨崩村,在山谷的底部;而上與崩村則沿山勢而建,看來當初下雨崩村的人要嗎就是被排擠,不然就是體力好一點,在翻越一整座山頭之後還有體力往下走去,建立家園。勉莿姆峰是與崩村裡可以看見的最高雪山,神山梅里被另一座山頭擋住,但如此近距離的在雪山腳下,像是伸手可以觸摸一樣,光那句最後的人間天堂,就足以讓人不顧一切的往那走去。


於是,這場自以為的壯遊,就這樣決定了,魯莽的決定只為了那「日照金山」、「人間天堂」等等讓人有種不去會遺憾的形容詞。然後你問我為什麼要去那麼遠的地方...


我只能說,在那個地方找到自己其實很浪漫...




續集: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出發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香格里拉(一)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香格里拉(二)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白水台/藏式晚餐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飛來寺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雨崩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雨崩回程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中甸回程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束河‧返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