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圖文合作請來信:Littking@gmail.com













  • 26222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出發



基本上,沒有做太多的功課,大致上的方向是:台北─昆明(在昆明市區睡一晚)─麗江(隔天一大早搭飛機)─中甸(麗江客運站轉巴士)─德欽(拼車前往)─飛來寺(睡一晚等日照金山)─西當、雨崩(一晚)─原路折返。如此一來,如果原定的計畫不變,那麼還會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在麗江古鎮裡待著,什麼都不做的好好沉澱一下,真是完美阿!

「ㄟ~到了,快進去劃位」正當我沾沾自喜著年假如何被一次用光,再搭上三天周末,整整10天的時間,就可以前往那個"上有天堂,下有雨崩"的絕美之地,而且還留有一天的時間悠閒時,整個思緒完全被打斷。

「到那裡後,安全最重要!」我最後記得的一句叮嚀...


『當你走出海關,搭上了飛機,到了目的地並且找到交通工具抵達住宿的地方後,你的恐懼已經克服了80%』

某個背包客不負責任的說了這句話,卻讓我每每思索他的真實性,在出發之前或許心力都投入在找尋相關的資料(住宿、交通、吃飯),而出發時的雀躍也往往蓋過了對於現實的考量。所以在出發之前以至於出發之後的前半段心境來說,那時充滿了不真實的美好想像。

機場候機室裡的人大概分兩種,一種是出遊而一種是返鄉。這兩種人可以清楚的辨別,出遊的人裝束輕鬆一臉期待著會發生什麼事情;返鄉的人則是手拿著一堆紀念品,準備回家之後分送給親朋好友,順便炫耀一下這一趟旅途的所見所聞。而還有一種人,既不是出遊也不是返鄉,那可能是辦公,或是像我這種心情上不見得輕鬆,態度上不視之為一種"旅行"的人。

我想那是不屬於任何一個團體,全然的孤獨


夜晚,九點的飛機,花費3個半小時往西方飛行。目的地是昆明,飛機上有相當多吵雜的大陸人,對於國家文化素養,我一向不愛多做任何評論,只是如果你想要的是一趟安靜的旅途,相信我,那就別往大陸飛。


「肖年ㄟ,你很餓齁」一位老奶奶臉帶笑容的看著我,旁邊是一個年輕人,她說那是她兒子,問我去昆明做什麼。
『摩拉!晚餐沒吃。』就這樣開啟了我們的對話,台語很不流利的我,混雜了一半以上的國語對她說,我是一個人要去麗江玩,想要去的地方叫雨崩。老奶奶沒聽過雨崩,倒是說了不少麗江可以玩的景點給我聽,他們一家在昆明做生意已經相當多年,就像是第二個家一樣,這次要去昆明主要為了避暑。
「ㄟ~他要去麗江拉,一個人拉!」老奶奶大聲的對著後面的家人說著,我微笑的對他們點了頭。或許是因為同一個國家的人,感覺上特別親切,他們給的終告是:
昆明小偷很多,你真的要小心。


老實說,對於大陸的治安,我一廂情願的認為已經好很多了,至少在過去兩次東北地區的參訪及出差中,沒遇過什麼誇張的搶案。

「我的手機就從口袋被偷走,很多次了!」老奶奶的一個家人這樣說了。

我從這個時候開始,才擔心起這趟旅程的安危。還沒抵達對岸的土地上,他們的一席話足以影響我整趟旅程對於隋身行李小心程度。

『能不能讓我搭個便車,跟你們進坤明?』知道老奶奶一家也是要進坤明城裡之後,我從包裡掏出了一疊A4紙,上面混亂的記著住宿點以及行程,對著他們我指了其中一間青年客棧。
「很近!沒有問題,到時候我請人載著你一起過去」當下我突然感動的快要流下眼淚,對於一個在飛機上認識幾分鐘的人來說,卻願意如此幫忙,就算有著相同國籍的聯繫,那也是難能可貴的際遇,而我深深感激著。


昆明,一個氣候跟台灣差不多的地方,在尋找駝峰時,由於網路上的標示只寫了金馬碧雞坊,卻沒寫幾號。而金馬碧雞坊在昆明是一個相當熱鬧的"大廣場",裡頭有相當多的店家、KTV、客棧。已經過了12點,街頭上還會看見一堆計程車以及喝醉了的年輕人,對於坤明的印象,敗壞在氣候、燈紅酒綠以及被坑的那150元標間。

沒事先訂房,小姐很冷淡的說,只剩下這一間了,剛好你好運。也罷,住下了,一早就要走。




抵達昆明,一大早睡眼惺忪的起床,路上攔了一台計程車匆匆忙忙的抵達了機場,天還沒亮,我一夜輾轉失眠,卻還沒有心情覺得疲憊。昆明飛麗江只要55鐘,抵達麗江之後,大巴進城區需要20元車資,出機場便遇到一群拉車的司機,喊價從50~30元都有,如果你有那個魄力拒絕,那麼他們也絕對有那個魄力把喊的價格砍半,反正回程多拉一個是一個吧。

花了30元從機場到麗江大巴站,女師傅不多話,卻沿路撿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陌生人上車。

「這該不會是她預先安排好的的吧?車上就我一個人,她拉了個同夥是不是要把我載到哪洗劫一空」腦袋裡不由自主的編著驚悚片的劇情,在那個一臉嚴肅的藏民上車之後...



我想說,在我開始有多餘的心力看看這個城市後

我發現,這個季節它的日照時間很長,而我想念的時間也隨之拉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