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圖文合作請來信:Littking@gmail.com













  • 260465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香格里拉(一)



你說,東方航空很會誤點,狀況一堆,原因是不外乎那是大陸的航空公司,什麼情況都有可能會發生。在去程的兩段飛行中,我幸運的沒有遇上任何荒謬的理由讓飛機延遲了起飛的時間,當然也沒有像是飛機飛得太快會解體的理由讓著陸時間延後,但在顛藏公路上,我遇到了不只一次的塞車。

往香格里拉的路上搭乘的是中巴,載了20多人的巴士有形形色色的大陸人。『小兄弟,你坐裡面吧,我要喀瓜子!」說著,這位中年人讓出了靠窗的位子,並且從口袋裡不斷的拿出瓜子,我說的不斷是從上車到下車這一路上4個多小時的車程,他不間斷的從口袋裡拿出一把一把的瓜子,下車的時候地板上滿是他沒丟進垃圾桶的瓜子殼。為什麼有那麼多瓜子?我疑惑的在下車前往他的口袋看去,百思不得其解。

從麗江客運站到香格里拉,約莫4~5個小時的車程,這中間落差的一個小時是包含了塞車與否的彈性時間。在翻越一座山頭之後,回堵了數百公尺,因為兩輛大包的擦撞,乘客在路邊淋著細細雨絲。我們車上的人則下了車抽著菸,沒錯,很愛抽菸!但這情況稍感安慰的是,年輕人大多不喜歡在車上抽菸,女生不喜歡男生抽菸,所以在巴士上抽菸的人會被制止,還給大家一個空氣清新的環境。

開始聽著大家的對話,前面一群女生不斷的打電話給已經訂好房間的民宿老闆,詢問抵達中甸後的接駁時間,並且對於塞車延誤的狀況感到憂心;後邊一對情侶不斷的按著相機快門,不時聽見喀擦喀擦的聲音還有打情罵俏的嬉鬧聲;沒聽見打呼的聲音倒是出乎意料,隔壁的老兄喀喀喀的喀著他的瓜子...

下車後會明顯的感受到氣溫下降,海拔已經偏高的中甸早晚溫差頗大。一行人各自拉著行李,我看見唯一一個背著大背包的人便是王兄。像是看見一根浮木似的,心中盤算湊車進城的費用會省一點,於是他們便是我在雲南的旅途中第一對同行一段時間的朋友。

你從哪來,要往哪去?這是旅途中最常發問也是最常需要回答的問題

如果我們從相同的地方來,那我們是同鄉,即便過去完全沒有交集也能夠天南地北的聊家鄉的氣候、美食、景點,當然,使用的是一樣的方言。
如果我們要往同一個地方去,那我們同一路的人,或許沒有同等的期許,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能夠一起走一程,省的是車費,多的是依靠。



「燕巢」是位於香格里拉古城外圍的一間青年旅舍。第一任的老闆叫做燕子,她希望這裡像燕子的家一樣,旅人都能夠在疲憊的飛行之後有個溫暖如家的休憩場所,我稱之為飛燕總會還巢,而我返程後也的確又在此多留了一晚,因為他貼心的在廁所加裝了保溫燈,環境也乾淨的不輸飯店,因為這裡總有來來去去的旅人,有時候幸運的可以認識一些有故事的人。

王兄定的便是燕巢的房間,而我並沒有預先訂下任何住宿的地方,在網路上先查好的一些"知名"青年客棧,也因為方便的因素而被我捨棄,既然有空房我就住下吧。燕巢是一棟很傳統的藏式樓房,主要的結構是木頭,有木窗、木門、木樓梯還有土磚,說有多原始就有多原始,而我愛上的也不過就是這樣的氛圍。庭院裡有燕姐剛弄好沒多久的水池,水池邊的草都還沒來的及長出來,池裡就那麼幾隻金魚,似乎還有得佈置。

剛進到燕巢,發現很多狗,妙的是你分不出來哪隻是店裡的狗,因為每一隻一進到庭院後都像是自家一樣的直接進到客廳,磨蹭客人的腳。我坐下了想表示一些身為來客的親近,摸了摸一隻黑色小狗的頭。

「你別便宜他了,就賴著不走呢!」燕姐拉高分貝的聲音讓我縮回了手。是隻野狗,燕姐嫌他醜又愛撒嬌,她養的小白狗叫牛奶,是隻母狗。附近的公狗都來找牛奶玩,整個庭院裡頭像是開了同樂會一樣,牛奶往哪走,他們就浩浩蕩蕩的跟著。




放下了行李,一個床位40元的價格,比起前一晚的150元不知親切了多少,環境也優雅許多。

「都去洗把臉,先來吃個氂牛肉火鍋吧」燕姐像招呼自己小孩一般的對著我跟王兄說著。隔壁一桌女孩也吃得正開心,似乎打四川來的,正在等著車子拉他們回去。

旅途很妙的是,有些人只有跟你吃一頓飯的緣分,有些人則是可以跟你走一段很長的路,然後成為一輩子的朋友。

王兄夫婦就是和我在香格里拉裡同遊了兩天的朋友。「吃吧吃吧!」他一邊說一邊拆開了筷子,然後,我知道了他們從貴州來的,都在公家單位裡頭工作,這趟出來也是請年假,一年也就這麼一次遠門。我們同樣感慨坐辦公室的人,每年似乎也就期待著一兩次的假期,在辦公室裡悶得慌阿。

「我覺得你們台灣男生講話特別溫柔!」我差點噴出了口中一整塊牛肉。
『也不是這麼說的,台灣男生也是有很粗曠的!只是我講話比較小聲一點。』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他,不管哪一個國家,總是有各種類型的人,他很篤定的認為當下的感覺便是正確的。

對於在外地旅行,我們往往會把單一接收的印象,化為對整個國家民族的整體印象。

比方四川人愛吃辣!但總有不愛吃辣的吧?

「你是真心不吃辣!台灣人都不太能吃辣吧?」在我接過他遞過來的一串炭烤咬下去,並且辣的無法說話之後,他下了另一個對於"台灣人"的定見。

唉,算了,當下我已經無力辯駁什麼了。







信之一:
在遠方的你,毛牛的肉相當軟嫩,但湯頭很油膩。到了中甸,我才開始有了旅行的感覺,才開始去感受這個地方的人與環境。


至於,我還想走嗎?這一路的顛簸與疲憊,開始讓我有了不如別再往前走的念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