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圖文合作請來信:Littking@gmail.com













  • 26222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雲南。旅】自以為的壯遊 - 飛來寺



前一晚,回到燕巢,幾乎每個人都慘白了臉,七林說他開車開到自己都暈了,我心裡暗罵了一聲,這麼猛烈的過彎是有多少人受的了。燕姐吩咐大夥回房間放了包洗把臉後都到客廳去,他要烤個茶給我們暖暖身子,香格里拉就算在夏天,日夜溫差也是相當大的。

燕姐生了爐火,桌上擺了一個爐子,茶壺裡裝著潽洱茶葉,熱水開始沸騰蒸煮出了淡淡的茶香,我雙手不由自主的攤了開來往爐火邊靠近了點,好暖。這時,腦袋裡什麼都沒想了,出來了幾天,最難熬的一段心情也開始平復。

「你到底去不去雨崩,若決定要去我可得趕緊幫你找師父,好拼車過去了。」燕姐坐在我對面說了。才剛住進燕巢的時候,燕姐聽我說想去雨崩,興奮的拿出了她的電腦,秀出之前去過雨崩時拍攝的照片,那時雪還沒融,沿路都是白靄靄的雪。雲南最迷人的藍天配著地上的雪,竟完全感覺不到寒冷,就像是天上的白雲突然失了魂墜落地面那樣,在山路在地表鋪成了一片地毯那般。

燕姐說那是她心中認可的"香格里拉"。




「我看你們就一起去吧,有個伴一起走有個照應。」翔從房間走出來後,燕姐這麼對她說了。好吧,讓我看看航班能不能改,翔打開了淘寶網的網頁,對於我來說,淘寶網比起雅虎還要神奇,什麼東西都買的到,連燕巢也是王兄在淘寶網上定的客棧。

行了!翔像是終於做了一個重大決定一般的吐了一口氣。燕姐開心了,招呼我們圍過去說,我給你們寫張攻略,包你們去雨崩順順利利的!燕姐從西當入口一路寫到了進雨崩後的住宿,該注意些什麼事情、該住哪間、路程時間大約多少都詳細的列了張紙。而我接過後,小心的對折再對折,收進了我的外套口袋裡。

晚上睡前,我問翔:「你為了什麼出來走這一趟?」

這樣問的原因,並非想要探人隱私,而是隻身出發的人背後往往有些故事,那些故事往往很動人。



「我家人過世了。」翔簡單的回了這句話後,轉過身睡了。趕緊睡吧,明天一早得出發,之後他又補了一句。




往雨崩的途中,得在德欽縣住上一晚,從香格里拉出發道德欽縣的路途中,除了我跟翔之外,其餘的看起來都是當地的藏民,一路上每一個人各自打盹各自想著自己的事情。而我習慣性的一上了車後就闔上了眼睛,直到司機突然的往路邊靠上停車。

路邊是一群騎著自行車的年輕人,戴著專用的安全帽,臉上用魔術頭巾罩住了下半部,一位女孩摘下了墨鏡問到,能否拉上一程。看來是傷了腳得暫時搭著車到下一個地點等候同行的朋友,聽不出來是哪個地方來的口音,但滇藏公路上倒是不時可以看見騎著自行車準備入藏的騎士,看著讓人欽佩了起來。

「滇藏公路全長1900多公里,雖然路況很差常常有坍方,但是風景是很棒的,沿路能看見金沙江的峽谷,還會翻過百馬雪山的埡口,高山杜鵑就更別說了,所以許多人會挑滇藏線進藏。」翔在我旁邊這樣說到。這一路往西藏去可不知道要騎多少天,那又是對體力上更大的挑戰了,尤其滇藏線的海拔也在4000左右,那辛苦的程度更可想而知。

價錢似乎談攏了,女孩上了車擠進了最後一個空位,大陸的麵包車是七人座,真要坐滿了實在有點擁擠,但司機哪管得著呢,載滿了賺的才多吧!連女孩剛剛說了中途上車沒法便宜一點嗎,師傅一點都不肯讓步,連自行車綁上了車頂都還得算一個人的價呢。



前往雨崩之前能夠住宿的選擇大概有兩個,一個是德欽縣城;另一個是飛來寺。兩處的車程大約只有15分鐘左右,我們選擇的是飛來寺,大部分人都會把飛來寺的風景列為必看的景點,飛來寺是真有這麼一間寺廟,但提及飛來寺時通常泛指的是一個區域,飛來寺觀景台旁與旁邊的一整排客棧,所朝的即是梅里13峰,綿延高低起伏的鋒頭就這樣一字排了開來,各有各的姿態。

我們選了燕姐推薦的守望6740,位於整列客棧的尾端位置,卻有專屬的絕佳觀景平台,若是住進了二樓的房間,只要拉開窗簾便可以清楚的看見整排雪山。6740也是最高峰梅里雪山的高度,我說,這名字很貼切明白,也很有意思。

趁還有時間,便在飛來寺這個區域裡頭沿著公路漫無目的的晃著,飛來寺似乎是位於山頭的位置,往前方便是一條河谷,山鑾層層疊疊的雖然看不見滿山的翠綠顏色,大部分反而是深褐色的光禿表面,較高的山頂雪還未融的灑上了一層薄薄糖霜一般的點綴了最高處的位置。而天空終於放晴了,翔說,看來七林的媽媽今天忘了去祈雨,老天爺就給了個大晴天!




梅里的美麗與哀愁,若是自己親身走了一趟飛來寺,你便會有相當深刻的感受,梅里對於藏民來說是一座非常神聖的雪山,它的當地名稱卡瓦格博指的是河谷地帶險峻雄偉的白雪山峰。當地人相信若是有人征服攀登了該座雪山,那麼神明就會離他們而去,在1990年發生的一起登山山難,至今仍然在飛來寺區域不斷的被討論著。住在這裡,每逢夜晚守望6740便會重新播放一次當時山難的記錄片,那是一支中日合作的登山隊,當時只差一點就可以攻頂,卻在瞬間發生了巨大的雪崩,17名隊員全數被淹埋,直到數年之後才被發現遺骸。

當地人繪聲繪影的說那是觸怒了神山所導致的一場災難,雪崩的規模是前所未見的,雖然5年後同一組織再次重組隊員想要完成5年前的壯志,甚至在死去同胞的墳前立下了重誓,卻同樣的在攻頂之前遇上了變故,氣象預報說突然出現的氣團將會襲擊雪山造成天氣的劇變,當時的隊員倉皇逃了下山害怕慘劇重新上演,但當隊員下了山後,氣團憑空消失。

即便他們多麼扼腕,但合約已到期,再也無法申請攀登梅里雪山的權限,不論是否玄妙難以解釋,但那畢竟是當地人的信仰中心,自然穿鑿附會了許多神鬼傳說,而我們如此的平凡,相信與否都對其懷了一絲敬畏的心情,如影片所述,人在山中才知自己有多渺小。

「明天一早不知道看不看的見日照金山阿!」我跟翔同樣的期望夠幸運可以一睹這畫面...


而我們,真的看見了...




信之四:
「期待」是造成患得患失心情的元兇,但若我無所期待,這趟旅程究竟意義為何?所以我該如何完全放寬自己的心,不去期待那令人感動鼻酸的震撼美景,不去期待,旅途中的何處會重新拾回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